VOGUE採訪/陳鎮川,我的小孩有兩個爸爸

2022/7/7   211   媒體報導

張惠妹引起群眾激昂的「ASMR世界巡迴演唱會」剛落幕,她的經紀人,人稱川哥的陳鎮川這回來到攝影棚,跟我們聊的不是已成為數萬人集體記憶的精彩表演,而是關於他自己的故事,更精準來說,是關於他建立的家庭。

陳鎮川與男友Darren交往十年,台灣同婚法案通過後,本來對他們有沒有婚姻差別不大,一切都是在決定想要有小孩後,才回頭登記結婚。陳鎮川說,因為這一切的重點都是為了迎接小孩,所以結婚也很簡單,去早餐店交換戒指,登記,晚上請家人吃個飯就完成了。而之所以想結婚,想擁有小孩,是因為他在母親過世後沒有了家人,才下定決心要一點一滴建立起自己的家庭。

漫長的等待

相較於一天就可以完成的結婚手續,小孩則是一個未知的旅程,尤其整套流程必須在國外,前前後後花了兩年半,比他們想像中久很多。陳鎮川說:「因為身邊相似的例子很少,若剛好認識的人有類似經驗,我就會到處拜訪、詢問可以參考的訊息,因為很怕走錯路。」

整個程序都是線上作業,但兩人還是得親自去美國取精,後來選擇到適合的卵子,成功取卵後就開始做胚胎,比較他與Darren的胚胎品質。因為陳鎮川剛好跟幾個罕見疾病重疊,於是最後選擇Darren。後來則是開始找代理孕母,找到適合人選後,第一次植入失敗,等到第二次才成功,卻沒想到代理孕母在懷孕七個月後確診,當時他與Darren心裡很亂,「詢問過台灣的醫生,有一半勸我拿掉,覺得小孩的健康不可以冒險,另外一派的醫生則是支持生下來。但最後我們還是決定做這個決定,因為太想要這個孩子了。」他說。

全文報導

其他相關部落格

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

共同書寫台灣同志家庭文化、推廣同志家庭社會能見度,促進各地區同志家庭交流,創造互助資源網絡。

加入同家會 or 聯絡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