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版 / English Version  
 
 
 
 
   
 
 
     
 
 
     
 
 
 
   
 
新聞剪報
 
 
「為了孩子,一天出櫃20次也沒問題!」 -拉媽Gay爸育兒記
 
2017/06/30   來自黃翊庭
 

文字/黃翊庭 攝影/黃翊庭、胡醴云、黃堃睿

原文網址

2005年,有一群人為了造福更多族群的同志,在全臺各地推動「邊緣同志小組」,希望同志平權運動不再只是都市、年輕、高學歷同志的專利。當時,新竹分支的幾位拉子(女同志)媽媽成立了「女同志媽媽聯盟MSN社群」、「北區邊緣同志口述歷史工作小組」。隨著成員增加,在2007年正式改為「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」,旨在推動同志爸媽爭取同志的生育權、親權、婚姻權和伴侶權。

12年後的現在,同家會已經孕育逾百個家庭和孩子。這些拉媽、Gay爸為了給孩子更完整的家,走出櫃子、不再隱藏。他們要讓社會大眾知道,同志家庭和一般異性戀家庭並無不同,他們想要的只是一視同仁的尊重,以及保護孩子的權利。

不是只有一男一女才生得出小孩

交往18年的女同志大龜、周周,是一對龍鳳胎的媽媽,她們的兩個寶貝今年就要上小學了。

大龜(左)與周周。

從18、20歲就在一起的她們,經歷了談戀愛、同居、創業等過程,互補了彼此的人生。直到2008年,大龜的母親意外驟逝,令她陷入人生低潮。為了重燃自己對生命的希望,她和女友周周決定遠赴加拿大進行人工生殖。

「玩過模擬市民嗎?就差不多那種感覺。」談起在北美精子銀行挑選精子的過程,大龜幽默地用創建電玩角色來比喻,捐精者的資料從家族遺傳病史、髮色、眼球顏色到鞋子尺寸、身材等,甚至連有沒有禿頭、跟家人的感情好不好都一應俱全。

「一開始當然我們會有一些理想的條件嘛,你就在那個網站勾勾勾,結果搜出來,沒有這個人!」周周笑著說,大家的擇偶條件真的不要太高,事實證明世上沒有完人!最後她們以健康狀況做為主要考量,也因胚胎皆使用周周的卵子,她們特意找了性格樂天的捐精者,希望孩子即使和大龜沒有血緣關係,至少能和她一樣有著樂觀、熱情的天性。

令人好奇的費用問題呢?沒想到數字意外地親民。「台幣70萬,全包。」大龜說,這個數字已含醫藥費、機票及一個月的加拿大旅費,而整體的醫療費用是30幾萬元。「對,不貴嘛,我就常常開玩笑說,是一台國產車的錢!」雖然這是大約十年前的價格,但她們詢問過近兩年也去加拿大的友人,其實也不過80萬元。大龜開玩笑道:「大家以後在買車之前,有沒有考慮先去生個孩子?」

Jay(左起)與媽媽、爸爸一起帶孩子,共享天倫之樂。 (照片由林志杰提供)

相對於自帶子宮的拉媽們,同志爸爸的求子之路就繁複許多。杰德影音及酷兒影展的創辦人Jay(林志杰)一直夢想能組織家庭,不想一輩子只能當別人的叔叔或舅舅,不惑之年後為人父的慾望更強烈。經歷向友人借卵、在美國尋找代理孕母等重重關卡,砸下新台幣500萬元重金,才終於喜獲一雙麟兒。

克服了金錢與物質的障礙,真正難以調適的其實是爸爸們的狀態。Jay坦言,代理孕母遠在美國,「真的不是你的太太每天肚子越來越大這樣的過程,而是你要想『我要當爸爸了』,做各種各樣心理準備。在接生房抱小孩的那天,你的心態、你的一切要是準備好的。」

Jay的伴侶Jona今年尚未滿30歲,當初得知Jay要去做人工生殖時,內心十分掙扎,不確定自己是否已經準備好要當爸爸了。「現在放棄,你未來可以過不同的生活;那你接受的話,未來的20年、30年,你必須要活在有小孩的生活空間裡面,怎麼選擇?」最後他還是選擇和Jay一起迎接兩個小生命及接踵而至的考驗。

新生命帶來的「新生命」

(照片由林志杰提供)

注重細節的Jona在孩子出世前,花了一年時間自習該如何照顧嬰幼兒,「我想坦白一點,沒有人天生就會去照顧小孩,所有都是聽然後學、看然後理解。」怎麼幫他們洗澡?從哪裡開始洗?那食物怎麼做?幾點吃?一切從零學起。「我們的孩子也是喝奶長大的喔,他不是外星人,就是一樣要喝奶、一樣要包尿片、一樣要睡覺,一樣哭、一樣鬧,跟異性戀的孩子一模一樣。」大龜說,就連她和老婆帶小孩的模式也和異性戀大同小異,包含睡眠不足會吵架、懶惰時也是各種推託。

顧小孩雖然辛苦,但新生命的降臨不只影響奶爸們或奶媽們,連帶改變了整個大家庭對同志的態度。大龜的爸爸過去看她談戀愛,動不動就說:「啊,你莫甲人害啦!」、「你在耽誤人家啦!」那時大龜總默默埋怨:「我就沒有被耽誤嗎?奇怪欸,人家的人生是人生,我的歲月就不是歲月嗎?」然而,生孩子那天,爸爸看完兩個孫兒後,在醫院長廊外欣慰地拍拍大龜:「我從來沒有想過,你可以把你的人生過成這樣。」也是從那時起,每逢過年,周周都會多收到一份來自大龜爸爸的紅包,不單是祝福,更象徵著完全接納她們的伴侶關係。

長年旅外的Jay,在籌辦「台灣國際酷兒影展」時,才正式向父母出櫃,所幸他們十分支持,對於Jay的伴侶也百分百接納。然而Jona自認原生家庭的觀念較傳統,即使家族中同輩大多知道他的同志身份,父母至親對同志知識的匱乏依然使他不敢貿然出櫃,更遑論提到孩子的事。「有一次我爸剛好打電話來,小朋友在哭,我爸就說:『咦你身邊怎麼有小孩子的聲音?』我說是好朋友的小孩,幫忙照顧,我爸就問:『是你的小孩嗎?』」一陣尷尬下,他還是選擇暫時否認。

Jona很年輕就出外打拼,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就是一週回去吃兩三次飯,但要照顧不到一歲的兩個孩子,現在一個月都不一定能回家一趟,「晚上的時候就會想,我對自己的家人到底做了多少?」心裡的酸楚和糾結難以梳理,Jona只期待今年可以真的對父母出櫃,讓家人有機會重新認識自己。

性別教育不能等,從身教做起

「一、兩歲的時候,我們常常帶出門,他們就是很受人關注,小baby的時候就很可愛、又是混血兒,歐巴桑最喜歡問:『哇!混哪裡的啊?爸爸在哪?』直接這樣問我。然後呢,我就會停下來,開始出櫃。」有了一雙混血兒寶貝的七年來,大龜說自己在全臺灣走跳,總是引來一堆好奇的歐巴桑關注,而大龜總是正面迎擊:「我佮你講,這兩個囝仔是我佮阮女朋友去國外做人工生殖、試管嬰兒生的!」

「臺灣的歐巴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:『(倒抽一口氣)……按呢開偌濟金?』(這樣花多少錢?)不知道為什麼永遠最關心就是多少錢,後來會跟著說,『袂䆀喔,按呢嘛會當生!(不錯喔,這樣也可以生!)』」幾年下來,大龜笑說自己已經有一套30秒的出櫃SOP,一天出櫃個20次都沒問題。

朋友總愛虧她,每天對付這些歐巴桑就好了,「其實我不是那麼無聊愛跟陌生人出櫃,我是因為我的小孩在現場,我要身教告訴他們,如果有人這樣去對你的家庭有疑問的時候,其實你只要誠懇、坦白地去介紹,你不用管對方怎麼想你,因為我就是這樣,我就是講給你聽。」所幸臺灣人還是伸手不打笑臉人,她們一家至今沒有遇過任何一個給她們難看的對象。

許多反同人士認為同志不該生養的理由之一,是認為他們的孩子容易被歧視,同家會發言人曾嬿融直言:「我覺得這個說法是非常怠惰的。」她認為現在被歧視不只有不同性別氣質或不同家庭結構的人,還有很多其他弱勢族群,我們不該因為歧視而不容許他們存在,「我們應該要教導的是,大家如何去尊重各式各樣不同的人。」這也是性別平等教育務必徹底實施的理由。

曾嬿融舉例,曾有一對拉媽的女兒上小學時被同學嘲笑:「妳媽媽是同性戀、是變態,所以妳也是變態!」當然對孩子造成傷害。所幸該班導師受過性平教育相關的訓練,很快地為全班孩子上了一課,讓他們認識不同的家庭結構,也請兩位同志媽媽入班分享,成功化解這個歧視帶來的傷害。

也有朋友曾問過大龜,孩子會不會因為她的中性打扮,而對她的生理性別混淆?「這個題目有夠簡單!」大龜爽快地回應,「他們(孩子)從Baby的時候,我們就會一起洗澡嘛,小時候……從一歲的時候就開始講,『你們看弟弟有雞雞,那就是男生,妹妹沒有雞雞就是女生。』一歲就聽懂了,我不知道萌萌(反同人士)為什麼到現在還不懂?」

隨著年紀漸長,女兒、兒子都問過大龜為什麼不留長頭髮、為什麼不穿裙子?對於自我性別認同,大龜從小就不穿裙子、不穿花的,連襪子上面有小花都會自己拿剪刀把它剪掉。對她來說,這是很自然、天生的,根本教不來。大龜這樣告訴女兒:「像妳就是喜歡穿得花花綠綠的啊,因為妳喜歡,妳覺得這樣穿,妳自在、漂亮、開心。阿比(大龜自稱)也是,阿比就喜歡穿得帥帥的,然後阿比也會穿這樣覺得很自在、很有自信,就跟妳一樣!」她們對孩子的教養態度也一樣,維持他們最天然的本性就好。

 

 

合法只是第一步,我們要達成真平等

釋憲過後,同婚即將合法,但收養、人工生殖等配套措施尚未完善,仍留待立法機關一一解決。現下大龜和Jona都因為和孩子沒有實際血緣關係,在法律上無法行使親權,無論是生或養,遭遇不便對同志家庭來說都是家常便飯。大龜感嘆:「之前(孩子)還在肚子裡的時候,開始胎動,我就深刻感受到一種無力感,就是我即將跟肚子裡的孩子和媽媽沒有任何的關係……」

生產當下的醫療行為也是一大難題。《醫療法》中規定,若病人需動手術、進行侵入性檢查或治療時,應向法定代理人配偶、親屬或關係人說明並請他們簽署同意書,其中「關係人」在衛生署第0930218149 號公告中已解釋:「病人之關係人,原則上係指與病人有特別密切關係人,如同居人、摯友等;……」同志伴侶依法是可以為另一半做出緊急處理的。但醫院在實務上為避免後續的醫療糾紛,往往只同意讓法定親屬簽署同意書。大龜和周周就有一些拉媽朋友到大醫院生產,但在遇到早產等緊張狀況時,另一半往往無法立即提供協助。她們很慶幸當初找的診所,醫生對同志族群較友善,也願意讓大龜簽署相關文件。

Jay也表示,帶孩子們去看醫生時,Jona其實無法做任何實質決定,只能說這是親戚或朋友的孩子,最後要簽字或做決定還是要回到Jay身上。但公務繁忙的Jay若剛好出差洽公,就可能延誤孩子的治療。托嬰中心、幼稚園等也同理,Jona無奈地說,即使大都是他本人和園方接觸,但所有的合約、文件他都只能幫忙閱讀、為Jay整理重點或先填妥基本資料,最後再交由Jay親簽。

「親權這種東西,拖過一天孩子就是少一天的保障!」曾嬿融認為,現在已經出委員會的婚姻平權草案已經可以保障到同志家庭的孩子,政府雖說在等行政院的版本,但既然都有已經有一個現成可直接適用的版本,政府完全沒有理由再拖下去了。


法律之外,不分異同的愛

「我一直在觀察我們兩個小孩子,發現說小朋友剛出生非常需要安全感。你越給這個小朋友安全感,就會越常看見笑容,他們手就不會抓得那麼緊,陸陸續續地放開。」Jay自忖,他在成長過程中享有較好的保護,讓他有安全感可以勇於出櫃做自己,但不是每個人都像他一樣幸運,許多同志可能覺得臺灣的社會氛圍,還是無法給他們足夠的安全感。「我覺得從小朋友的案例,就可以看到安全感這件事情,跟他(同志)願不願意出櫃、出櫃到什麼程度是完全扣在一起的。如果今天有一個人出櫃他,不會覺得『今天我的老闆會因為我是同志就把我FIRE掉』,或是我的父母親不會講說『我怎麼養出這麼一個不孝順的孩子』。」

「如果今天有一個人出櫃,他不會覺得『今天我的老闆會因為我是同志就把我FIRE掉』,或是他的父母親不會講說『我怎麼養出這麼一個不孝順的孩子』……。我覺得從小朋友的案例,就可以看到安全感這件事情,跟他(同志)願不願意出櫃、出櫃到什麼程度是完全扣在一起的。」

在這些法律無法保護到的暗角,需要改變的不只是法規,更要增強社會的溫暖,給櫃子中的同志們更多安全感。無論是不停為了孩子出櫃的大龜和周周,或是致力於用影音推動同運的Jay,這些拉媽、Gay爸為了自己的孩子,已經鼓起勇氣走入人群,讓他們的鄰居、家人、同事、親戚或甚至是陌生人看到更多活生生的案例。

無論是他他或她她,對孩子的愛其實都是不分異同的。只要有愛,家就在。

 




新聞剪報
   
捐助我們
專款帳戶:
社團法人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
銀行:台新銀行_新生分行
機構代碼:812
帳號:2004-01-0000764-8
行事曆 放大檢視
 
 
 
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
郵政信箱:23499永和郵局第2-148號
秘書處:台北市中正區新生南路一段60巷6號1樓
Tel: 02-2322-2350      Email: registration@lgbtfamily.org.tw
Copyright ©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.
     
同志家庭好站連結    
台灣同志遊行拉媽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