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版 / English Version  
 
 
 
 
   
 
 
     
 
 
     
 
 
 
   
 
新聞稿
 
 
【新聞稿與聲明】孩子的媽有話說 保障同志親權靠民法記者會
 
2016/11/21   來自秘書處
 

孩子的媽有話說 保障同志親權靠民法記者會

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新聞稿

◆時間:2016112110:00

地點:立法院中興大樓101會議室

主持:曾嬿融 (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 發言人)

出席:潔麗、喬婷(同志家長)、翁國彥律師、林育丞律師、俞亦軒律師

逾百個同志家庭親權遭砍半

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(以下簡稱同家會)指出,目前台灣存在至少100多個同志家庭、生養育著超過100個以上的孩子,卻因不被現行法律承認,導致雙方家長只能行使「一半」的親權。今7個同志家庭挺身而出,預計12月初集體提出訴訟,讓同志親權訴訟遍地開花,高喊「別讓我們孩子成為法律上的陌生人。」

 

潔麗和伴侶兔子相戀11年,去年懷上龍鳳胎,生產前在醫院安胎1個半月,期間數度差點早產,因不熟的醫護人員有所顧忌,文件仍須由潔麗自行簽署,甚至當潔麗生產完,兔子要去加護病房看孩子,也慘遭拒絕。

 

ViVian與伴侶交往超過5年,養育著1歲多的孩子,儘管兩邊的阿公、阿嬤對孩子疼愛有加,卻因某一方在法律上非親非故,無法替金孫買醫療險,連掛號信也不能代收,地位比住家管理員還不如;而另一個媽,則無權替孩子在郵局、銀行開戶,連領取一本小小的存摺,過程中卻面對大大的阻隔。當孩子權益被剝奪,對她們一家三代,都是傷害。

 

晨曦與陽陽相守15年,有個4歲多的寶貝,朋友圈、職場、鄰居,連住家樓下賣雞排的都知道這個「家」,但肩負家計的陽陽,不能幫孩子報戶口、健保、育兒津貼,若不幸意外死亡,孩子也不能順理成章地繼承財產。

 

另立專法假平等 解方靠民法

親權訴訟律師團的律師翁國彥表示,通常在一男一女結合的收養裁定中,只需具備婚姻形式、在一起的時間,法院就能同意收養,但先前大龜與周周的案件,只因不具婚姻關係,法官便無視「實在生活經驗」和「未成年子女利益的迫切需求」,此案例凸顯即便法律上邏輯嚴謹,仍無法解決現實生活中的問題。

 

律師林育丞則強調,法律解釋從來不會只有唯一正解,希望承審法官選擇最能符合人權價值及子女最佳利益的答案,透過判決和社會對話,回應艱難卻迫切需要的人權問題,甚至讓判決理由引領立法走向。

 

同家會發言人曾嬿融表示,專法是隔離同志的假平等,而德國同性伴侶法的制度下,因切割部分親權,近幾年也導致憲法訴訟不斷,根本之道是修正民法,讓同志得以結婚,享有基本人權,才能進一步全面性保障親權。

 

★同家會近期人力、物力面臨挑戰,如有未盡事宜,請不吝來信提醒我們。

★對於接下來的法案跟議題推動,需要您的捐款或擔任義工。

捐款支持:可選擇線上捐款、轉帳匯款、郵政劃撥

報名義工:接下來相關法案推動、活動推廣皆需要願意承諾投入的義工


 

★五位/對即將提起親權訴訟的同志家長聲明

一、家長F&M聲明稿

 

我們是有一個小孩的兩媽,我們要出來爭取兩人共同擁有小孩的親權。

 

透過在國外採用人工生殖技術,使用國外的精子銀行、我們兩個人都分別取卵,同時植入兩個人的各一個胚胎到我子宮,終於有了現在這位小寶貝。因為兩個胚胎只生出一個小孩,我們不知道小孩是誰的卵,但不管小孩是誰的卵我們都一樣愛她,血緣從來都不是決定愛與不愛的因素。令人傷心的是,根據台灣的法律,小孩只能有一位母親,即使另一位媽媽每天工作辛苦賺錢養家,看完病人下診後都已經很晚了,還要忙家事到三更半夜(因為我全職在家顧嬰兒分身乏術),空檔時間也都拿來照顧小孩,小孩每天對她討抱喊媽,在法律上她仍然只是小孩的陌生人。

 

有些反對同志有小孩的人說同志的小孩會很可憐,因此不該有小孩,但只要是認識我們的人就會知道我們的小寶貝過得有多幸福,活在一個充滿愛的環境中,我拿出過去做研究時的十二分精神認真鑽研如何把小孩教養好,親戚朋友大家都喜歡她,我媽都常常感嘆她真的是很好命。大家不要低估了台灣人民的善良和智慧,在我們日常生活中,身邊熟的或不熟的人都對我們十分友善並且給予祝福。

 

反同者的立論基礎在於他們相信同性戀是個人錯誤的選擇,是變態的表現,但越來越多具公信力的國內外科學研究都顯示,同性戀與異性戀都是正常的,並無優劣之別,同性戀也無需被改變,這也是為何先進國家都越來越重視同志平權的原因。

 

法律不應該因為錯誤的偏見區隔人民,更不應該違反憲法所規定的平等權。我們是一對同性戀伴侶,我們有一個小孩,我們想要拿回本該屬於我們的權利,不用比別人多、不應該比別人少,就只是一樣就好。

 

二、家長VIVIAN聲明稿

 

看到1117日反同婚立法集結的人們,我很傷心,我的同志家庭需要被看見,需要法律承認我的孩子與我的伴侶,是真真切切的親子關係。

 

我今年31歲,是一個在桃園鄉下成長的孩子,有一對身為國小教師的父母,童年非常愉快,求學過程也順遂,現在平凡的在公部門上班。我的伴侶今天33歲,是在私人企業上班的上班族,我跟我的同性伴侶交往超過5年,早已經互相認定是彼此今生的伴侶,很幸運也有尊重我們的父母親友,受到很多親友的疼惜。我們經由人工生殖,有一個一歲多的孩子,孩子叫我媽咪,叫伴侶媽媽。

 

愛孫的阿公、阿嬤很喜歡跟孩子相處,我伴侶的父親,更是一周至少花2天跟可愛的孫子一起出遊、玩耍,我伴侶的母親,常常做好多好料給孫子吃,幫孫兒洗澡換尿布是阿嬤的強項,孩子更是阿嬤阿嬤的一直叫、最愛撒嬌,逗得阿嬤笑嘻嘻直說孫兒好貼心!阿公阿嬤街頭巷尾帶著孫兒跟厝邊聊天,遇到鄰居詢問我們有關孩子的點點滴滴,包括我與伴侶是同性伴侶出國做人工受孕等等,也毫不隱瞞,眾人就這樣自然而然的相處,任誰都會覺得這是一個幸福美滿、三代同堂的家庭。

 

是,我們的確是幸福美滿、三代同堂的家庭,愛與感情如此真摯!然而,僅僅是因為孩子是由我懷孕、生產,只有我是孩子法律上的生母,我那從頭參與到尾的另外一半,我精神上支柱的另外一半,孩子情感上、生活上不可或缺的媽媽,在法律上跟孩子沒有任何親子關係。那街頭巷尾、親戚朋友都知道已經抱孫的阿公阿嬤,出了親情的門,在法律上比我家樓下大樓管理員還不如,法律上的非親非故,他們甚至不能替我收掛號信,不能幫親愛的孫買個醫療險。我的伴侶、孩子的媽媽,甚至無法替孩子開個戶,領一本存摺,用來存我們給孩子的教育基金。如果孩子生病很緊急,她無法替孩子決定,要不要開刀、要不要做什麼醫療處置,只能癡癡等我過去,才能決定,如果我無法及時處理,孩子怎麼辦?我在月子中心的時候,她替孩子辦戶口,我們要遷戶籍,即使她已經表明她是我的伴侶,是孩子的另一個媽,戶政機關人員還是一再地詢問關係,一再強調同性婚姻沒有合法、她與孩子「沒有法律上關係」。我們不怪戶政人員,因為「沒有關係」對她們來講「很有關係」,重要的戶政申請怎能輕易交由毫不相干的人辦理?但事實是,我的伴侶是孩子的至親,孩子是她的摯愛,這一切無法名實相符,讓我們一再一再被傷透了心,孩子的權益被剝奪,對我們一家三代,都是傷害。

 

今天,同志家庭們提出親權訴訟,就是希望,讓法院正視我們的處境,讓我們名實相符,孩子確實就是我們愛的結晶,也是我們一輩子的牽掛。不要讓法律上的闕漏,一再傷害我們家庭,讓我們心裡難堪、生活難過,讓長輩無法安心。

 

三、家長晨曦聲明稿

 

我與伴侶陽陽相識超過15年,我們都是專業人士,經濟穩定,出櫃多年,視彼此為此生唯一伴侶,也被彼此原生家庭接納、相處融洽。

 

幾年前,我們決定一起攜手進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:生養孩子。我們一邊存錢,一邊花了很多時間研讀各種同志親職相關書籍、記錄,閱讀多份橫跨10年至30年的高樣本數的研究報告,確認了家長之間「穩定的關係」遠比家長的「性傾向」更重要,準備好擔任親職、有穩定的經濟狀況,才是成為稱職家長的關鍵。

 

考量我們的個性與生涯規劃後,我們決定用取陽陽的卵、我來懷孕的方式生子。我們2012年出國做人工生殖,之後安胎臥床近九個月,再經歷剖腹產大失血差點天人永隔後,終於生下了我們的雙胞胎。

 

生產後,陽陽一人挑起經濟重擔,讓我得以全職在家育兒。我們的孩子們聰明可人,是阿嬤(我媽)的心肝寶貝、是阿婆(陽陽媽)寶貴金孫,舅舅(陽陽哥)捧疼的小公主,得到兩邊家族毫無保留的關心與愛。我們大方坦然,很自在的跟所有人介紹我們的家庭組成,我們的朋友、職場、鄰居、生活圈,甚至家樓下賣雞排的,都知道我們這個家。很多異性戀朋友在與我們的家庭互動中,總是會忘記我們家的「特殊性」,因為我們跟他們一樣,認真工作、互相扶持、有商有量,在育兒上得到很大的快樂與滿足、但偶爾也會灰頭土臉、或被孩子氣到七竅生煙。

 

我們,沒有不同。

 

但即使陽陽努力工作賺錢,讓我們母女三人衣食無憂,即使孩子們有著從陽陽而來的dna,即使兩邊家族都視我們為一個小家庭,但我們在法律上仍是陌生人。是的,陌生人。

 

陽陽不能幫孩子報戶口、健保、育兒津貼;孩子流著陽陽的血,卻沒有選擇姓氏的權利,只能跟我這個「生母」姓;陽陽不能幫孩子買保險,就連我幫孩子買了,要用他的信用卡扣款都得被盤問再三;陽陽不能替孩子們開銀行帳戶;陽陽不能代替我在孩子危急時做醫療決策;我們意外死亡的話,孩子們不能順理成章地繼承他的財產……

 

有朋友曾經問我:「不是有同性伴侶註記嗎?有宗教團體說那個跟結婚差不多了啊。」我立刻開資料給他看,伴侶註記上清楚寫著:「此註記不具民法等法律效力。」他才驚訝於原來法律對我們,不管是同性伴侶、還是有孩子的同志家庭,沒有實質的保障。

 

我們與孩子們就是個真實存在的家庭,但卻名不符實!而這名不符實,讓我們傷透了心,也損害了孩子們擁有的最佳利益!

 

與我們類似狀況的家庭還有一百多個,每個家庭都是活生生的,我們跟所有人一樣,繳稅、盡國民應盡義務,但我們的家庭卻被法律排除在外、不受保障。繼大龜周周之後,我們這七個家庭也決定站出來,一起打親權訴訟,我們希望法院能正視我們的處境、我們的需求,讓我們的家庭可以名實相符、得到法律的保障。

 

四、家長喬婷聲明稿

不知道多少人和我一樣,當了媽媽之後,才知道這就是當媽媽的滋味。

 

生布丁前,我坐高鐵如果看見,會偷偷在心裡皺眉頭,怕孩子吵。生了布丁之後,我開始對馬路上的孩子都很有興趣,會多看幾眼,甚至跟孩子的媽媽聊天,瞭解一下小朋友多大了,以評估布丁的生長和發育情況是否順利。

 

以前,我看到小朋友在路邊哭鬧,很容易覺得是不是家長不會教。生了布丁之後,念了很多育兒相關書籍,知道其實這是孩子成長和學習的必經之路。那天在桃園高鐵站,看到一個孩子在地上打滾耍賴,我和以前不一樣了,那時我只想說這位媽媽你辛苦了,我知道你已經盡心盡力在陪伴和教導孩子了。

 

生布丁前,我曾經表示不要當那種把好東西都留給孩子的媽媽。有一天,我坐在餐桌旁邊喝剛煮好的排骨湯,布丁爬過來要了一口,接著他就一再地表示想要吃排骨,我滿心歡喜地將排骨全部給他吃。太太回家後,我開心地跟她說布丁今天吃了好多排骨,太太問我,所以你自己只喝湯嗎?這個時候我才發現,原來媽媽把好東西留給孩子時,心裡是開心的。

 

我的太太也是。她從前志氣比天高,現在她說家庭就是她事業的重心。她一向是朋友當中的開心果,現在更身兼親子共學團中孩子們大玩具。我們兩個雖有偶爾會吵架,會意見不一致,但是,一起努力共同經營家庭生活,一起白手偕老,卻是我們兩個心照不宣的共同心願。

 

可惜的是,我們家雖然一家三口,但身份證上布丁卻是單親,我的太太和我卻是法律上的陌生人。太太在公家單位工作,我還記得布丁出生時,他的老闆前來恭喜,但他說:「很抱歉,依規定,我們不能包紅包給布丁」。

 

布丁是個笑口常開而且善良的孩子,就跟我的太太一樣,他們兩位是我此生摯愛。我很希望布丁能夠在充滿愛的環境下,長大成為一個對世界懷抱希望與熱忱的人。所以很希望民法修正案能夠盡快通過,讓所有已出生的、待出生的同志孩子們,都能在滿滿的愛與關懷下成長。謝謝大家。

 

五、家長潔麗聲明稿

 

潔麗(36歲)和伴侶兔子(33歲)兩人是就讀台灣大學時因為學術研究時認識,進而相戀,在一起11年,潔麗在10年前自行創業,目前是一間教育機構創辦負責人,兔子則取得台大博士學位,目前是博士後研究員。

 

「因為從事教育機構多年,我很喜歡孩子!」潔麗認為自己和兔子的感情和經濟基礎都穩定,在去年赴泰國做了人工生殖手術,很幸運的一次就成功,懷了龍鳳胎!但是潔麗到了懷孕第25周開始,出現子宮頸過短,而有早產的風險,從28周開始就在醫院躺著安胎直到34周生產,足足躺了一個半月。

 

在醫院的那段過程,潔麗和兔子深深感到彼此在法律上沒有名分的不便,有好幾次差點早產,緊張得半死,但「所有的文件都要我自己簽」、「不熟的醫護人員不會讓兔子幫我處理事情」,最後當潔麗剖腹生產完,在恢復室等待清醒,兔子要去加護病房裡看孩子,就被拒絕,因為為兔子不是他們的誰!沒有法律上的關係。

 

「出櫃之前,我父母擔心我的未來,不斷的幫我介紹相親。」有小孩前,潔麗和兔子都沒有向家人出櫃,兩人直到這次生下哥哥來富妹妹來喜成家,才告訴各自父母這個事實,沒想到潔麗父母就這樣接受了,更讓潔麗和兔子感到開心的是,兔子的父母明知道來富和來喜和他們沒有血緣上的關係,仍然非常疼愛,阿嬤每到周末下班,就會從宜蘭搭車到台北來看孫子孫女;兔子的爸爸只要看到我們上傳的小孩照片,就會馬上存在手機內。

 

潔麗表示,沒有小孩以前,沒有結婚證書,對我們沒什麼影響,但有小孩以後,真的會希望給小孩一個法律上的保障,來富和來喜有這麼愛他們的長輩,為什麼不能給一個法律上的關係?我們要的只是一個「名正言順」。




活動公告
   
新聞稿
   
媒體投書
   
捐助我們
專款帳戶:
社團法人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
郵局:台北復興橋郵局
金融機構代碼:700
帳號: 0001085-0457781
行事曆 放大檢視
 
 
 
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
郵政信箱:23499永和郵局第2-148號
秘書處:台北市中正區新生南路一段60巷6號1樓
Tel: 02-2322-2350      Email: registration@lgbtfamily.org.tw
Copyright ©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.
     
同志家庭好站連結    
台灣同志遊行拉媽報